欢迎访问美文网

文字中的足迹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0-03-27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
  一网情深深如海,枯叶蝴蝶一院香

  夜意阑珊人不觉,嫣然一笑似旧时。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—题记

  文字的爱好,总让自己在情深处写下那些入心的文字。在那些动情的文字中有自己因为真心的生活而碾转的足迹。
 

  对于网络聊天,总有一种拒绝的心理,从拒绝到接受,并不是在华丽中优雅转身,其实是情由境生時观念的改变。正如:相逢满天下,相识能几人。茫茫网海,能够谈得来的,能够入心的网友并不多,于你,应该说是能够入心的那一类,我知道:那是可以谈心的师友。从路上相遇時几次隔窗的对话中,我也知道这其中还有志趣相投:古典文学的爱好,唐诗宋词的郁美,席慕容的诗,纳兰性德的词,还有动听的音乐。打开你的空间,好像是在看席慕容的散文诗《莲的心事》,你将一曲动听的音乐置于我的眉头,那一刻我能体会到动听音乐和入心文字一样能够净化心灵,荡涤浮躁。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喜欢与不喜欢,都有其各自理由。我所欣赏的是地位身份并不高的女性——史湘云和晴雯。史湘云巾帼而须眉,虽为女儿身,却有男子汉气;而晴雯虽为佣人却心高气傲,风流灵巧。红楼梦诗词中“幸而生来,英豪阔大宽宏亮,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”说的是史湘云,“霁月难逢,彩云易散,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,风流灵巧招人怨”说的是晴雯。纳兰性德以词浅情深而著名,明白易懂的用词表达的是深沉的情感,最有名的两句:“人生若如初相识”“只道当时是平常”,那份初次相识的美好是永远的记忆,有一种“相识不如相忘于江湖”的从容淡定。至于“夜意阑珊”“远山含黛”足见你对唐诗宋词的熟悉,“夜意阑珊”的解释还算满意,“远山含黛”只是让我自己去猜想。其实“远山含黛”是指那种朦胧的美——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,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狡黠?至于你所不愿去的风光之处,我想涉世未深的你是不会理解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”的意味的。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总让人向往,不是吗?感情的纠结不能完全相信一见钟情,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日久生情。因为纯情只是写在脸上,而深情总是埋在心里。被牵手的那一刻能否成为永恒,只有当事人最清楚。总想提醒你要多从网络中吸收有营养的东西,补充精神营养,玩游戏太无聊。只怕我的提醒是多余吧,因为从你推荐的经典文章网站,我知道你一直在作这方面的努力。错过了季节的相遇,不想说:相见恨晚,只想说:风物长宜放眼里。
 

  毕竟人总不能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世界,还是要回到真切的现实。而现实中最真实的感受还是家的存在。父母的简吃俭用,家里的粗茶淡饭,都给过我较深的印象,而每当想起这些的时候也会从内心深处涌起一种古朴的亲情。从父母慈爱的目光中,从哥兄热情的关切中,我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,有了自己的家。习惯了一个人在孤独中思想的自由,对家的感触尤其深刻,家是温暖的所在,家是精神的支柱,而小孩却是维系家的精神寄托。每当爱人出差,女儿出门,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日子,睡不香,吃不甜。咀嚼着那份无味,唯一期望爱人女儿早日平安归来。现实生活中,这种对家的感悟是在网络世界中无法体验的。或许儿女情长的恋家情结最终决定了自己成就不了自己的事业,但此刻心意已淡然,淡出淡入的心态随意而自然。
 

  夜深人静,敲打键盘的击节声在夜的宁静中显得分外的清脆。我知道这已经成为我生活中无法抹去的一部分。柏拉图说:宁可追求虚无,也不能无所追求。那些在生活中追求梦想,真心生活的人,精神会虚无吗?

    标签:文学散文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